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oon Inn

我愿意插上双翅,在那童话的边境,去追逐那飞奔的野牛,我要在激流中勇进...

 
 
 

日志

 
 

中国传统文化随笔(回忆)  

2008-01-23 17:03:36|  分类: 天下杂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传统文化随笔

  琪迅

秉笔思量,诚然无法揣测笔端的情绪,我只能面临这样诚恐诚惶下的坎坷,有什么能够与今天的承受甚重呢?当我们人类步入机器的漫途,人作为欲望机器的原型就哑然无息了,在现代理性避伪下的沉春,一切恍惚的象似没有器官的躯壳;面临今天所直截的主题,为何我们的民族何以这样艰巨,我们能够底气十足的说在传统与现代间的驻足有我们义无返顾的知觉吗?难道惟有自由的资质——最纯粹的平民精神,却只是现代性参与的政治玩偶和被愚弄的事业侏儒吗?缺乏基本的辨别真假、是非的判断能力,辨别善恶、好坏的道德能力,以及辨别美丑的审美能力,这就是我们的理性吗?

请让我驻下笔端了望一下吧,文本的压力实在是太潦草了,以至我无法继续罗兰·巴特零度写作的任务,那是不能够承受的轻视,因为文本的美丽实在不能苏张我沉重的思考,我只能够去旅行萨特参与性文本的道路,只有这样,我们所承诺的主题才是我们今天可以承担的知识。  

说道是有一些端倪的,只能评鉴流行的事件了;当下国人都在讨论韩国江陵端午祭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正式确定为“人类传说及无形遗产著作”,事件的背后是关于我们的传统流行词汇里怎么去理解国人的自信的问题,理由恰恰存在于其语言的前面,即是说理由不是理由,这样的理解在过分不过了,泱泱文化大国的自信,然不了就是浮肿的现代之虞?我们埋怨过海洋,难道还要离开土地吗?文明濡化的大地承载着我们祖辈质朴的劳绩,以为青春的大地,青春的生命就是我们的伟大,我们继承的勇气难道是一个“伟大”的词语吗?  

其实,与其说不自信,还不如说是自性的能力是破碎的,我们的文化自性过程存在现代性的缺损,无庸赘述,我们接受了现代化,却没有张开飞翔的翅膀去享受自由的理想,白话了说,我们所谓事业侏儒就是那些自诩为事业的商业野心吵嘴下的当代传统文化保护逝去的风骚年华,在一个有着文化传统的国家,岂能够任由文化假支配者的贫嘴! 

太多不能教我们承受的生命之轻了,什么才是我们生命无悔的承诺呢?自性于个人是成为文化个体的“他自己”的过程,相对一个民族不仅仅是格体的自然之性,实为延续民族生命力的精神系然,文明的自性很重要的一个环节正如已故的人类学家费孝通所致力提倡的文化自觉。古代中国在外界交流不存在文化自觉的问题,因为这种自觉是不自觉的,是总体昌盛的民族文化性的情结,但是也不幸的从属于蒙昧状态中的“文化自觉”意识,及至1840年鸦片战争,中国知识精英的文化“自觉意识”才从蒙昧走向理性,于20世纪初经过“新文化运动”,此时候的中国文化自觉才深入浅出的,我们的民族自性当是时虽然出入深重的国家危难,但其生命力足以意味着它才是现代中国文化的真正精神,学术的创造产生的自由与平民意识才是我们今天所应该乐以资身的文化源头!  

“纹”化,畅行纹理的通道,寻找的是质朴、无恙、和谐、持续、自觉、发展的社会自性,在核心的碎末里,意义的张开呈现的是多元的文化路线,正是这个逻辑合理申诉了现代社会的危机。我们的时代已经被机器搅入了一个很不体面的——假设是个不幸福的世界,当然,这是可以很容易感受的。现代伦理离开人类道德生活的文化背景和历史背景去解释道德,使这种解释成为无传统、无根源的主观解释,美国伦理学家A·麦金太尔在《德性之后》一书中提出复兴以亚里士多德为代表的“德性伦理”的传统,这是很惬意但是不可名状的知识。古希腊的“德性幸福”传统其实离我们不会遥远,在先秦诸子那里,我们就确立了中国理性的原型,德性的基本假设:善善若水,是我们传统理性的灯塔,就此而论,此后的封建伦理都是理性传统整体的累赘,可是恰恰是累赘占领里德性的形状,今天我们在批判整体文化性时,使然压抑着两千年的沉重,让我们不能够插上双翅去追逐上源之地的富饶。 

今天在第五届中国经济学年会上我们听到不少重复但却实在的反映出来中国当下严重的官僚腐败问题,这与我们的文化保护息息相干。在现代,官僚本位足以窒息我们的文化活力,这使我们不得不就我们的公共社会做出有力的检讨。公共政策之所以是“公共”,即是说,公共政策应是公众可以参与的政策,而且要从公共政策过程的所有四个方面都要有所参与。四个方面包括:决策的提出、决策的形成、决策的实行和决策的反馈。社会公众与政府共同参与上述四个方面,这个政策才能既符合社会公众的利益,也符合政府的利益。在发达的公民社会中,社会的自组织程度很高,他们按照法律的规定活动。在事件或危机突发时,这些社会自组织可以迅速地产生反应、解决问题,或通过媒体、民意机构、利益集团向政府反映,影响政府的决策,形成公共政策。在现在,实际上的公共文化参与还只是刚刚开始,保护任务模糊,指标错位,公众参与也胡里糊涂,诸如此类,面对全球化的文化遗传性掠夺而言是非常致命的,政府诚然是要负责文化的重任,但最重要的是民众的公民意识对民族持续生命活力具有本质的情谊之结,否则我们要面临可怕的文化多样性遗失,社会公众是否有知情权和参与决策权,这是我们社会的一槛永恒的“沉默之门”,在当前,政府应充分发挥NGO在文化保护和评估中的作用,这是实现公众参与的必要条件,对我们在本世纪初的科学发展裨益卓然。  

传统不只是中土文明的代言词,在中华大家庭中,我们的文化始终处在多元进化的文明通道里,我们有意去建立中华整体文明,但这仅仅是我们在发展之路上模拟的虚拟世界,传统有意的面对各民族的文化维持,对于和谐的社会自性努力有着本质的意义,因此理解和保护多元文明的现实意义会更大,我们要打破文化的马赛克神话,那就要在文化彩虹的深处——乃是洪流的地域,沿着支脉汇入大河的广袤,文明的对话才能铺开裂缝之间的桥,通向真正的和谐。在他者的心灵深处,我们才能够获得文明之声的真谛。  

青春代理民族的未来事务,青春才张扬我们的民族精神和“理解”的传统,作为青春之我辈,当斯时候,我辈还在乐道古典希腊的幸福德性,就让我们以李大钊的青春经典结语吧:“进前而勿顾后,背黑暗而向光明,为世界进文明,为人类造幸福,以青春之我,创建青春之家庭,青春之国家,青春之民族,青春之人类,青春之地球,青春之宇宙,资以乐其无涯之生”。 

                                                                                                 写于2006年的文化课堂      厦门大学南强楼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